大家好我是航仔。在今年520时天x天桌游淘宝店搞了个1000-520的活动,我买了满满一大箱,满足感十足,细想想我好像很久没有一下子买这么多桌游了。


不记得往年的520桌游店会不会做促销活动,相比于每年316废纸节、618以及双11,各大桌游网店的激烈竞争,也许在如今的线下展会和活动很难开展的光景里,桌游网店们是互相期待着大家一起找个节日卖卖游戏的。

受疫情影响,北京和上海的桌游吧全面停摆几个月了,线下桌游聚会大幅度减少,加上好几款要发货的桌游受疫情影响在仓库发不出来,我们在卖跟拾刻桌游 的《量化宽松》么,也经历了几个月在上海仓库里发不出来,非常魔幻的让这款去年发布的游戏,正全国处于断货状态(但刚刚恢复了 。

在惨淡的桌游线下氛围之下,桌游出版社们能够长期支付仓库费,能够安抚住暂时拿不到货的玩家的情绪,桌游吧老板们能够还维持空跑门店的租金发的出工资,桌游网店们还能够在两个超一线城市已经很难线下开桌游的情况下卖出游戏,都已经是具有绝对的核心竞争力了。

于是乎,何不主动策划点事儿呢?比如造节!

桌游玩家们需要造节,给大家一个消费的理由和冲动(当然折扣最好大一些 。

桌游自媒体们需要造节,给大家一个 放和约稿的机会(受疫情影响很多地方快递进不来,意味着样品拿不到 。

出版社和网店们需要造节,给大家一个节省营销费用的理由(仓库里还压着没卖完 。

桌游行业需要造节,给大家一个焕发活力的势头和氛围。造节可以让大家搞点大事,告诉社会大众虽然线下活动很多都停摆了,但是我们依旧热爱这种面对面的社交!

在刚刚过去的616新物节我就玩的很爽,隔三差五追追他们的直播抽抽奖,天天在新物集App上签到赚鸡米花,再加上刚刚过去的618我怒买了剧本杀和《果丛》等桌游(然后被客服告知因为北京疫情有部分桌游发不过来退款了 ,还是买买买的感觉最开心啊!


最近,我也居家一个月多了,写了桌游up主确诊新冠、北京某桌游吧开展桌游租赁、某四线小城桌游吧如何创业等等采访,桌游行业这些小片段有幸得到了一些朋友的共鸣,也是希望能够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时期,咱们别忘记这些在行业中小小发光的人们,别忘记还有桌游这项超棒的娱乐活动。

从整个社会层面来说,交易永远是保障社会经济的基本动力,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减少交易 者不交易,大家都看紧了钱袋子。

作为桌游自媒体,我呼吁 桌游网店们多多过节多多造节,520不够,616不够,618不够,桌游行业需要更多的节。


当然我们也可以衍生出来桌游吧们和策展人们也要多多造节,桌游出版社们搞搞周年庆搞搞新品发布会,线上的都可以,这3年的线下憋坏了,我想要释放!

从《三国杀》算起,桌游在国内发展了10多年,但对于更广大的群众来说,可能桌游还是只知道三国杀狼人杀,顶多加个剧本杀,他们没有在海量网络信息中,分辨真假的能力,所以是容易被误导的重灾区。

节日卖货当然好,过节本身就是网店们和玩家们互相成就的一个过程。但咱们思路打开,专门去造个节科普科普桌游好不好?专门去造个节让出版社老板出来聊聊新品发布计划好不好?

同时即便是促销卖货也别怕同行竞争,参加的商家多了声势才能浩大,对于桌游行业这种声量更是需要大家的努力,带领行业一起玩,是一种格局,跨界联动各界一起玩,带动力更强,更是一种大格局。

广州BGM因为疫情延期了,杭州BGM桌游展开售了,我第一时间抢到了票,就是不知道进杭州的政策有什么变化,至今还没敢买机票,再等等看吧,啊啊啊啊,好想出去玩桌游啊!


《中国日报》报道《电影百年》 一款上线4分钟售罄的中国原创桌游》
《盗版“血染钟楼”们正在席卷正版剧本杀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