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俄乌战局带来的影响依然在延续,除了俄罗斯接连遭受了多轮全球制裁外,整个俄罗斯互联网行业均遭受了沉痛打击,其中游戏产业也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

不仅是以谷歌、苹果为首的两大应用平台先后宣布关闭在俄罗斯的支付结算系统,包括万事达、VISA等跨国支付系统也于3月10日暂停了在俄罗斯运营,国际支付、收入结算的难题也导致多家游戏公司宣布退出俄罗斯市场。


随着战争局势的不断深入,俄乌冲突的全球化影响也在逐步显现。根据俄罗斯国家登记处Fedresur5月18日的消息,谷歌的俄罗斯子公司已经打算向仲裁法院申请自己的破产,因为其从今年3月22日起就已经“预见到自己的破产和无法履行财务义务”。

谷歌的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声称 “俄罗斯当局没收了谷歌俄罗斯的银行账户,使我们的俄罗斯办事处无法正常运作,包括雇用和支付驻俄罗斯员工、支付供应商和供应商以及履行其他财务义务。”

    开战前日子就不好过

关于破产的实际原因目前还尚不明确,不过谷歌在俄罗斯招致的多项罚款 是重要原因之一。


在去年12月,谷歌就因为未能及时从Youtube上删除俄罗斯方面认为的非法内容,而被俄罗斯法院处以了72亿卢布(当时约合9800万美元 的罚款,这大约是谷歌在俄罗斯收入的8%。

此外,根据路透社消息,一家俄罗斯电视频道声称当局在今年4月份对谷歌处以了10亿卢布(当时约合1500万美元 ,原因是YouTube没有在其网站上恢复对该频道的封锁。

在战争开始后,俄罗斯的通信监管机构Roskomnadzor也曾因为谷歌没有遵循俄罗斯的当地法律而删除某些非法的Youtube视频,并宣称将对其处以800万卢布(约合10万美元 的罚款,如果迟迟未删除,这个款项则将增加至谷歌年收入的20%。


尽管招致诸多罚款,不过俄罗斯也表示为了不让俄罗斯用户遭受损失,它们并不打算封禁Youtube的服务,此外俄罗斯电信公司Rostelecom的CEO Mikhail Oseevsky也在近日俄罗斯互联网论坛上表示,谷歌的服务器都在俄罗斯正常运行。

到目前为止,谷歌似乎也是第一家因俄乌冲突而在俄罗斯申请破产的大型科技公司,尽管如苹果、Meta和微软等在内的科技大厂都已暂停在该国的业务,但尚未让其俄罗斯子公司宣布破产。


值得一提的是,据俄Fedresur的消息,谷歌在俄罗斯的子公司在2021年底净亏损高达260亿卢布,这也是该公司2009年来的首次亏损,而随着今年3月份支付系统的关闭,以及5月份谷歌宣布禁止俄罗斯用户和开发者在Google Play上下载和更新付费应用,这也 将成为该公司破产的可能原因之一。

    继停止业务后,《坦克世界》开发商再裁员,裁员率高达70%

俄乌交战对游戏圈的影响可谓是愈演愈烈,不仅身处战局中的游戏公司员工面临着人身安全的问题,占据之外的游戏公司也都纷纷宣布退出俄罗斯的游戏市场。

在这其中,《坦克世界》开发商Wargaming在战争开始后先是宣布解雇创意总监Sergey Burkatovskiy而身陷口水战。今年4月,这家公司也正式宣布停止在俄罗斯与白俄罗斯的所有业务,并将离开这两个国家,而旗下的游戏业务也将转移到它们在2011收购的游戏工作室Lesta Studio。


此外,Wargaming也开始关闭位于白俄罗斯明斯克的工作室,在过渡期间,公司将由新所有者运营,并继续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的产品销售。


近日,Wargaming的员工向媒体透露了公司的裁员消息,他们表示,随着白俄罗斯工作室的关闭,员工正在“排队等待解雇”,因为“离开的越早,可以获得的补偿就越多。”一些员工页估计,Wargaming只会重新安置30%的员工,而剩下的人都将遭到解雇。初步预估,工作室的关停将在5月底正式结束。

    裁员率高达70%,团队“陷入恍惚”

Wargaming的内部员工在知晓公司将关闭白俄罗斯工作室时也是一脸错愕,他们表示自己完全没有想到这一点,而且公司在此前也明确表示没有关闭明斯克办事处的计划。

在计划公布后,员工都收到了公司CEO Victor Kislyi的电子邮件,并表示公司会“为受变更影响的员工提供尽可能多的遣散费和支持”,邮件中表示,每位员工都有2个选项 解雇 者搬迁,而只有那些“有价值”的员工才会享受公司提供的搬迁服务,不过“有价值”的评判标准并未公布。


一位员工表示,公司提供的搬迁选项并没有明确呈现出搬迁的条件和地点,这也导致他们对未来一无所知,“就我个人而言,我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的同事也不知道”。更重要的是,有两名员工还声称,Wargaming的领导层完全不与员工进行任何直接沟通,也几乎没有提供任何信息和选项。

据称,Wargaming只试图保留那些顶级开发人员和“独特”的专家,其他人无论经验如何都将面临无差别的裁员,而且如果员工愿意接受更少的裁员补偿,Wargaming的人事团队还将帮助这一类员工制作简历、找到新的工作,并接受2-3个月的内部培训。

Wargaming这番举动也引起了不少员工的不满,一位员工认为,这种清算影响了他们在人才市场上的价值,因此也有许多员工早已开始在国外寻找新的工作。


不过,在众多员工的透露中,还出现了另一个版本 尽管Wargaming宣称停止白俄罗斯的工作室,但会将部分员工安置于与圣彼得堡的Lesta Studio相关的另一个子公司下。

    公司退出,人才出逃,俄罗斯游戏市场进入寒冬

俄乌交火使两国互联网行业经历着前所未有的动荡,俄罗斯游戏市场也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步履维艰。

在此前俄罗斯软件开发者协会的主席就曾在一次采访中谈及,在战争开始后的第一个月内,大约有8000名软件开发领域的IT人才离开了俄罗斯,仅游戏领域中就有超过20%的人离开。根据此前App2Top.ru和Talents In Games公布的数据报告显示,越来越多离开俄罗斯的开发者会选择“不再回来”。


此外,各大公司纷纷退出在俄罗斯的业务同样也对俄罗斯游戏产业造成了极大的影响,一方面支付系统的关闭意味着俄罗斯用户不能应用商店内购买任何游戏 者App,也不能进行内购和订阅任何服务;另一方面软件断供潮也导致俄罗斯本土游戏开发变得举步维艰。

多种原因对俄罗斯移动市场的负面影响也很快显现,上月末数据公司AppMagic的一则报告显示了俄罗斯收入最高的移动游戏在2月第一个完整周与4月第一个完整周之间的收入变化,这些游戏的每周总收入大幅下降了60%-90%,例如《原神》周收入下降62%,《Roblox》下降了78%。


在IOS端,这些热门游戏开发商的收入则同比下降了40%-80%。


而将2月与4月的数据进行初步比较,俄罗斯手游市场收入则从8700万美元下降至1400万美元,降幅高达84%。而且就目前的形势来看,这数字很难在短期内会有回升的迹象。

而根据此前MY.GAMES公布的数据,俄罗斯在2021年的游戏市场为1774亿卢布(约合24亿美元 ,其中增长最快且收入占比最多的就是手机游戏,而随着俄罗斯主机和PC游戏的市场已经全面暂停,手机游戏的收入也持续锐减,俄罗斯的游戏市场也将迎来史无前例的寒冬。

····· End ·····




 

 i

 

      ,"

·····     ·····

  2009-2022


        觉得好看,请点这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