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家店的房租,加上不到20名员工的基本工资,如果一直空跑的话,生存会出现很大问题。”北京桌迷藏桌游吧主理人老马在电话里对我这样讲道。

老马对此并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办法,他所在的小区位于朝阳区十里河附近,四周的小区全部都有确诊病例,因此从4月底开始老马就一直处于封控在小区里的状态,至今已有近一个月的时间。

新店试营业不到一周,疫情就来了

北京4月24日新增14例本土确诊病例、5例本土无症状感染者,当时的老马并没有太关注这条新闻,他身处朝阳大悦城店,正在抓紧把到店的桌游摆到墙柜里。


彼时桌迷藏的望京店已经因为疫情关店了一个月,“望京店其实能开,但是没什么客人敢来,路过了望京有疫情的小区就弹窗,更没人会冒这个险。”也因此老马更对即将开业的大悦城店有更高期待,赶在五一前正式开业,5天的长假是桌游吧创收的黄金时间。

后来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大悦城店试营业不到一周开始关店,绝大多数的北京市民在居家中度过了5天长假,老马也被封在了小区里至今。

“我万幸在我们那片有疫情前,带着大悦城的新员工和其他店的老员工们一起搞了次团建,让新员工先熟悉了团队,也为后续的工作打了个基础。”

桌游租赁,曾接到过医院的订单

疫情之下实体店老板如何自救,这3年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选题,但对于老马来说,这次却到了不得不自救的时刻。“2020年时我们就一家店,而且当时是全国停摆,房租减免比较好谈,但现在我们有5家店,员工更多,还主要是朝阳区的封控,房租的问题不好解决。”


老马是大众汽车项目管理出身,对于桌迷藏他原本预留了3个月到半年的兜底资金应对各种突发情况,但3月份开始望京店关店,加之大悦城店前期 入以及没能准时开店,这让资金链开始吃紧,老马计算过,如果一直空跑的话,生存会出现很大问题。

4月底刚刚开始封控时,就有客人问如果不能去店里玩,能不能从桌迷藏租桌游,这给了老马思路,他赶紧在群里发出通知,推出了桌游同城租赁的服务,付一些费用,桌游就会从店里闪送到家。

桌游租赁业务只在桌迷藏的群里小范围推广,加上5月12日他们的公号推送,目前半个月的时间促成了10多单。“订单不多,全是老客人在用,不能提供面对面的服务,我们收的也不多。”

租出的桌游主要是轻策游戏为主,比如《璀璨宝石》和《出包魔法师》这种,也有客人要去郊游,直接让老马推荐游戏来租,店里会根据客人的地址选取还在营业的就近的分店,检查好配件做好消毒寄出,寄回后再次清点配件和消毒。

还是有客人反应在家里租游戏和家人玩的体验也比线上玩感觉要好不少,居家不是只有线上,面对面社交还是刚需

另老马印象深刻的一单是有个医院的客人租游戏,是为了给住院的病人玩。“没想到我们还服务到了这个群体,还是挺惊讶的。租赁的过程中还遇到过客人玩了很喜欢,直接买走的。”

也许打一局桌游,人们也能得到 “生活如常的感觉”吧。

居家办公,我们还是畅想了未来

租赁的服务上的很急,流程还没有特别清晰,居家的老马每天主要做的事情,就是梳理店铺的各种运营流程,以及组织少伟等创始人给员工做培训。

当下艰难,但我们还是畅想了未来,老马说,这次租赁的试水以后可以做成常态化运营,但不会 入重精力,“毕竟桌迷藏的价值还是在教学和服务上。”如果6月能够全面恢复,老马会继续在北京西边选址,店铺分散一些,风险更小一些。

“4月时和大悦城店的新员工团建时,我给他们打好了预防针,只是没想到疫情会来得如此之快,现在大家都在积极地参加培训,希望疫情能够早日过去,让更多人享受到我们的服务吧。”老马说。


写在最后

其实这些年,实体行业都十分艰难,我只是一个小众行业的自媒体,前几个月和上海的朋友们聊天,除了能陪他们解解闷,能做的事情真的非常少,希望这篇文章能够记录我所在的城市的一个小缩影,希望这次解封后大家在做好防疫措施的情况下,能够走出去给桌游吧们一些支持。


以上贴上桌迷藏桌游租赁二维码(不是恰饭 ,北京的朋友有需要可以看看。如果你是桌游吧老板,你的店铺信息和服务,也欢迎在底部留言,我会给你们放出来,就当用来打个 也可。

开店不易,一起抱团取暖。



武汉玩家、桌游吧老板、自媒体……我和疫情危机中的桌游人们聊了聊

其实,剧本杀推理馆老板最担心的问题不仅是疫情下无法开张,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