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2021,是电竞丰收的一年。

过去一年里,电竞产业光环依然耀眼,并且取得了不少突出的成绩,比如电竞入选亚运会正式项目,年底亚奥理事会公布入选的8个电竞项目。又比如11月9日,中国大陆电竞战队EDG捧得2021英雄联盟S11全球总决赛冠军,将人们的电竞热情推向顶峰。

经过数年的蛰伏与发展,电竞赛事无论是观赛人数、赛事的传播性、玩家的参与度、活跃度、影响力等方面都在不断攀升,足以比肩甚至超越传统体育项目,俨然一副新时代数字体育繁荣的景象。

根据《2021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电子竞技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1401.81亿元,用户规模则达到4.89亿人。

随着电竞产业的规模越来越大,受众越来越多,一些隐藏在光环之下的不良风气与现象也就逐渐暴露出。近日,新华社、人民日报、光明网等多家官媒接连点出电竞及衍生产业的乱象。

问题频发背后,折射出的是产业快速发展背后暗藏的弊病,官媒的密集警示, 许也将意味着新的一年里,电竞产业将成为新一轮的监管重点。

    饭圈化、假赛,电竞乱象亟需治理

1月22日,新华社旗下党刊《半月谈》发文批评电竞产业饭圈化、假赛等诸多问题,文章的阅读量超过百万。同期,人民日报也发文评电竞圈乱象称,“竞圈”莫要没“长大”先“长偏”。两大官媒同时发文,事情可见一斑。

在这当中,新华社《半月谈》的文章分成了上下两篇,上篇中主要聚焦于电竞饭圈化、粉丝互撕等乱象,而在下篇中则指向了近几年愈演愈烈的电竞博彩问题,而这也的的确确是当下电竞产业所面临的主要问题。

之于电竞饭圈化乱象方面,随着电竞的影响力逐步扩大,选手逐渐“偶像化”后,致使一些粉丝从关注比赛转而变成了关注选手外貌、私生活,进而引发粉丝互撕诋毁他人的行为。

一方面,战队俱乐部的营收主要集中在 方面,为了维持收支平衡,固然需要流量来保证商业化,但另一方面,也需要对于粉丝作出正向积极的引导,让电竞回归到赛事本身。

而之于电竞博彩层面,由于电竞市场的火热,导致了一些博彩平台向热门赛事、直播等渗透,甚至还有俱乐部下场游离在黑产的边缘。而电竞选手乃至观众普遍涉世未深的年轻人,电竞博彩带来的负面影响显而易见。

比如去年10月,新华社就曾报道,前《英雄联盟》职业选手、知名游戏主播“山泥若”因开设赌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并处以5万元罚金。

而在另一边,去年在DOTA2 Ti10中失利的LGD战队,也陷入了假赛风波。更早之前2020年,曾经的TI4冠军Newbee战队也因为假赛问题被永久禁赛。

更严重的开设线上博彩平台、为这些非法平台“拉人头”无疑涉嫌违法犯罪,而另一边,假赛对于电竞的渗透,显然对赛事有着摧毁性的打击。

比如去年DOTA2 Ti10后,假赛论的阴云一直到现在都还未散去,不仅直接影响到了整个赛事的品牌形象,同时也为日后赛事的长线发展,电竞俱乐部商业化蒙上了一层阴影。

如人民日报所言“电竞的魅力很大程度源于选手们刻苦练习、奋力拼搏,是各方斗智斗勇的精彩表现,吸引与鼓舞着广大赛事观众。”

无论是“饭圈化”还是假赛,其本质其实已经脱离了赛场上的操作、竞技以及博弈本身,自然也就背离了电竞的体育精神,最终也都将导致赛事的竞技性、观赏性下降,一旦形成恶性循环,电竞前辈们的努力、电竞自身的正名之路也将随之付之东流,显然,电竞产业的规范化势在必行。

    衍生新业态快速发展,电竞酒店问题频出

电竞产业的火热,也催生出了一些周边,比如近年来火热的风口电竞酒店。

1月4日,《法制日报》发文报道河南省荥阳市人民检察院近期审理了多起发生在电竞旅馆中的未成年人受侵害案件,呼吁对电竞类旅馆规范化监管。

1月18日,光明网发文《电竞酒店不应该对未成年人敞开大门》,其中提到,网友反映未成年人成群结队通过入住电竞酒店,在里面吸烟、上网等全然不受限制。

作为新兴产业,电竞酒店融合了住宿与上网娱乐两种功能。在住宿方面在住宿方面,并没有明文规定未成年人不可入住,反而根据2021年6月1日起实施的未成年人保护法规定,经营者在履行查验、报告等义务后,可以接纳未成年人进入。

但上网服务层面,在有关部门大力的监管下,相信大家已经非常熟悉,网吧、网咖一律严禁未成年人进入,并且作为公共场所,也严令禁止吸烟等。

能够发现,因为经营性质的不同,法律上也存在着很大差异性,因此,到底将电竞酒店界定为住宿还是上网场所就成为了监管以及执行的关键,但作为新兴产业,如何界定、如何划分成为了难题。

根据同程旅行发布的《2021中国电竞酒店市场研究报告》显示,2021年中国电竞酒店的存量预计将达到1.5万家,预计在2023年将突破2万家。随着产业的快速扩张,法律层面的跟进成为了当下刻不容缓的问题。

在报道中,光明网认为,电竞酒店作为一种新业态,市场监管要跟上行业发展速度,尽快填补监管真空。而眼下一刀切地禁止也不合适,需要各个职能部门也应该积极介入,共同为未成年人营造健康的生存空间。

实际上,在产业发展的同时,已经有不少城市的相关部门针对频出的乱象展开研究,共同探讨监管问题。比如有相关人士认为可以交由公安机关、 公安与文旅部共管,也有的认为要制定标准以区分服务的内容,如向非住宿登记人提供上网服务,则需要按照网吧等行业一般,取得《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才可进行经营。

    “团灭”过后,电竞陪练师规范 将出炉

除了电竞酒店外,电竞的飞速发展还催生出了另一个新兴产业,电竞陪练师。

但随着行业的快速发展,电竞陪练、陪玩监管不严的问题屡次被曝出,由此而造成的乱象不断。包括但不限于利用低俗信息诱导未成年人参与陪玩、诱导玩家用户下单等问题。去年9月,一大批“陪玩”App先遭到下架,具体原因不得而知。

1月24日,上海市电子竞技运动协会官方发布《电子竞技陪练师服务管理规范》团体标准征求意见稿(后简称“意见稿” ,公示期限1月24日至1月28日。意见稿公示的目的便是为了面向社会广泛征求意见,期满之后便将组织专家对团体标准开展技术审查。

在意见稿中明确了电竞陪练师的定义,为基于电竞及相关生态,为提高用户电竞体验感和水平而提供的技战术指导、咨询、竞技陪同体验等服务,同时明确规定从业人员必须年满18周岁,且具备一定服务意愿与服务能力。

并且,意见稿还指明,电竞陪练师需要具备积极的政治、道德素养,拥有良好的仪容仪态,同时具备一定的专业基础知识以及专业的电竞技能,且需要进行资质审核,禁止在服务过程中出现传播低俗、宣扬恐怖、欺骗、代练、诋毁他人以及向未成年人提供服务等行为。

诚然,电竞陪练师之于产业拥有一定的积极意义,不仅能够帮助越来越多的人熟悉与了解产业,帮助战队挖掘、培养新鲜血液,同时也为职业选手退役后,创造了更宽广的就业空间。

但即便如此,随着产业受众增加、覆盖面更广,电竞陪练师也需要规范自身,为行业带来更多的正面效应。

····· End ·····




 

 i

 

      ,"

·····     ·····

  2009-2022


        觉得好看,请点这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