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近日,字节跳动旗下的游戏品牌朝夕光年发布了一则招聘信息,涉及到美术、技术、策划、项目管理等多个岗位。其中,3D技术、3D美术等方面人才的需求占据了绝大篇幅。

另外,招聘还透露目前朝夕光年已在广州组建了全新的游戏研发团队——朝夕光年有爱事业部-广州研发中心,并且该团队正在研发一款面向全球发行的DND题材的TEAM-RPG游戏,同时还孵化一款清新治愈的3D沙盒RPG和多个原创内容IP。

而从该团队的方向“主要是立足全球移动市场,为全球玩家提供跨平台的游戏体验”来看,旗下在研和孵化产品很有可能是“生而全球化”以及具备跨平台的特征。但当这些创新特征与广州这座经常给人换皮印象的“页游之都”结合起来,则让事情变得有些奇怪了。

难道朝夕光年要靠“一刀999”进军全球?

    其实,我们都误会广州了

广州被冠以“页游之都”的称号已经有一段历史了。

起初,在那个互联网还不发达的年代,广州是游戏圈为数不多借助页游先富起来的城市,并在此后形成了不同于北京、上海、深圳的联运模式。

页游时代下,联运模式的成功是显而易见的,标志性成果便是催生了例如三七互娱、中旭(原贪玩 、4399、9377等一大批影响中国游戏行业格局的头部企业,“页游之都”美誉由此而来。但同时,联运模式也带来了诸如换皮、粗制滥造等弊端,更让广州游戏圈染上了高度同质化的风气。

在手游时代悄然而至后,该模式的弊端被迅速放大,曾经的“页游之都”如今更多变成了略带戏谑的称呼。但许多人 是出于玩梗、 是信息闭塞,对广州的印象仅仅停留在了这一步,殊不知变革很快就成为了主旋律。

题材创新和产品全球化是广州游戏公司变革的两个主要方向。

在题材上,如今你已经很难再用页游、换皮、粗制滥造等词汇去定义广州游戏了,相反,它们在女性向、二次元、SLG、暗黑like等非MMO题材上取得了不小的成绩。比如现在位列畅销榜TOP 7的SLG《文明与征服》,其研发商就是以往做页游小游戏的广州4399。

在2020年11月举办的第四届中国文创产业大会上,4399董事长骆海坚还在演讲中表示,4399“非常希望掌握3A主机级的制作能力”,并已经在UE4上积累了快2年的经验,暗示了4399进军主机领域的决心和自信。

另外在二次元领域,由库洛游戏研发的《战双帕弥什》推出后,第二天便登顶了iOS畅销榜TOP 3。此后,游戏不仅获得了哔哩哔哩2020年用户最喜欢的手游,而且还获得了2020年“苹果中国”十佳二次元游戏奖项。

而在新兴的女性向题材上,广州公司同样没落下。由天梯互娱研发的女性向手游《食物语》,凭借拟人化的中华美食角色这一创新视角,成功地在2019年热火朝天的女性向市场中登顶ISO免费榜,打开了自己一片天。

就连老牌的厂商中旭未来(原贪玩游戏 ,也在积极探索更多元的产品赛道,已经在研的下项目就包括塔防、SLG、竞速,还通过融入更多元素探索传奇品类的可能性,如推出卡牌+传奇等自研新品。

除了题材上的创新,广州在全球化方面也有很深的建树。

《2021年广东游戏产业数据报告》显示,2021年广东省游戏(简称广东游戏,包括客户端游戏、移动游戏、网页游戏和其他游戏 预计营收规模达到2322.7亿元,占全球比重的25.9%,广东游戏产业对于国内乃至全球游戏产业的影响力正在逐步加强。

最明显的例子之一,是三七互娱代理的、融合了“三消+SLG”的手游《Puzzles & Survival》。去年8月份,三七海外发行团队在谷歌游戏出海峰会上分享道,该产品在2021年全球上半年流水超4亿,上线9个月便累计获得流水11亿,最高单月流水突破2亿人民币。

优异成绩不仅助力了三七互娱成为了国内头部出海厂商,也在2021年 Awards大奖上斩获了年度最佳策略游戏奖。

在全球化布局上,还有一个广州厂商不得不提,它就是网易。网易不同于一般的广州厂商,它从过往便执着于用产品质量说话。作为国内第二的游戏厂商,网易早在2015年便开启了手游全球化布局。

最近几年,网易还在日本、加拿大设立了海外工作室,布局PC、主机领域。而在题材上,旗下的zen工作室研发的《哈利波特 魔法觉醒》也成功跻身头部爆款手游之列。

从广州游戏公司的变化来看,你真的很难再把“页游之都”的帽子放在广州身上。

    超一线城市中,广州可能是“性价比”最高的选择

不少人都小看了广州游戏氛围的变化。这种主动创新、走向全球的进取精神,让其在北上深中抢到了不少愿意落地生根的人才。实际上,上述广州公司能在市场竞争中下一大块蛋糕,也是人才聚集的反,这成为朝夕光年选择广州很重要的原因之一。

之所以许多游戏业人才都愿意往广州跑,认为至少还有两个原因 一是广州的人才内卷并没有北上深那么严重;二是广州的整体环境更宜人。

去年,上海游戏人才的内卷战已经打得不可开交,从内推专家奖励一辆特斯拉,到把影视行业的人才都挖过来,上海的确称得上是游戏圈真正的“内卷之王”,就连黄一孟都曾发微博表示,上海游戏公司已经完成了内卷。人才的竞争压力可想而知。

而在北京,虽说游戏行业内卷化程度不及上海,但北京有一大堆互联网公司盘踞于此,导致游戏人才与行业的关联性被削弱,不少人去了北京追梦后, 被其它互联网大厂收割, 陷入戴着镣铐跳舞的窘境。

深圳则是腾讯的天下,毕竟业内也经常调侃 深圳游戏行业只有两家公司,腾讯和其它。而同属广东省的广州,既没有上海的内卷压力,也没有北京严肃的氛围,更没有深圳“一超多强”的格局,结合上广州过往联运留下的商帮文化优势以及四季如春的气候,很好地为全球人才落地提供了畅通的渠道和条件。

地理、文化优势往往只是其中一个原因。除此之外,广州宜人的生活环境则是促使人才聚集、市场氛围变化的另一关键。

据中国房价行情网数据显示,2021年广州平均房价上涨到了4.2万/㎡。对比同时期的上海,其平均房价已经达到了6.4万/㎡,深圳则以均价6.5万/㎡稍高一筹,而北京则以离谱的6.9万/㎡位居全国房价榜首。换句话说,广州成为了四大超一线城市中平均房价最低的城市。

在房价相对较低的同时,广州对优秀人才的待遇并不比北上深差,像三七、4399、网易以及如今的朝夕光年,都有薪酬竞争力。这一切都让广州成为了极高性价比的适合创业、团队扩张的城市。

某种程度上,朝夕光年选择在曾经的“页游之都”广州建立面向全球的工作室,不仅仅是相信广州的创新能力,为广州的变化站台,更是希望借此来探索全球游戏市场的新方向,就像当初广州依靠创新探索,成为“页游之都”那样。

只不过这一次,挑战可能要比过去多上不少。

····· End ·····




 

 i

 

      ,"

·····     ·····

  2009-2022


        觉得好看,请点这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