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不看好抖音直播?让我来告诉大家!

为何对抖音直播带货不看好?

抖音没有电子商务的基因。

如今,抖音靠自己的头部流量算法吸引用户,活到了4个亿,但是推动用户增长、延长用户使用时间的原动力是“内容”,抖音本身并不生产“内容”,而“好内容”则需要优秀的生产者来完成。

因此您玩抖音不需要任何技巧,只要您能制作出高质量的内容,能上热,能获得流量,但是!假如一家靠内容为生的平台立志做最大的电商平台,那肯定是出了问题。

换句话说,如果爱奇艺,优酷,突然宣布要做电商,你还觉得正常吗?

同样的道理,电商可以作为达人变现的渠道,但不应该成为变现的主体。假如说剧名难以变现已成大众共识,官方还没有出台相应的对策来解决这一问题,那么高质量内容创作者的流失,伴随着强商业目的的行销号进入,丢了根据地的抖音你觉得会健康地走下去吗?

虽然抖音宣称每天有4亿用户,但到底有多少是真正活跃的直播间?淘宝网有很明显的电商基因,我们逛淘宝的首要目的是买东西,但抖音的基因却是娱乐消遣,你可以在我消遣的时候插入广告,但我刷抖音的原意根本不是去购物。

二是两极分化,商业模式畸形。

现在的现场带货还是以“低价策略”为主,低价策略的销售不是在考验你现场销售的能力,而是在考验团队背后的资源整合能力,来头越大,溢价权就越高,才有足够的实力拿到厂商最低的价格,来回馈直播的老铁。

但“低价策略”只适合那些没有完整分销体系的小品牌或压根没有品牌的代工厂,大牌厂商的实况低价营销,或是推出一款爆款产品让产品出笼,或是该型号专门在线上量身定做,否则看似销量可观,实则是多年完善分销体系的严重摧残。

它还解释了为什么有些产品,以赠品抵低价格,宁可多给你一些东西,也不愿意打破市场上的价格定位策略。

红带货并非“无中间商赚差价”,网红则扮演了“经销商”的角色,如果没有红带货,似乎已经很便宜了,假如没有网红赚差价的话,那么小品牌的现场带货最终进化应该去“腰部网红”化,品牌方或工厂直接面对消费者,才能做到产品价格最低化。

最后平台只需要头头带货,帮助产品出圈,小品牌找“李佳琦”“罗永浩”“王祖蓝”带货的目的不是说销量多大,而是相当于给品牌做了一个最低价格的信任背书。

李佳琦、罗永浩的推荐自然差不了多少,再用他们的视频贴出信息流广告,或者可以做噱头做宣传,说白了就是另一种形式的廉价广告。

而且“腰部网红”会显得多余,特别是抖音一些空有百万、千万粉丝而没有任何信任背书的所谓大号,其价值远不及一个二、三线明星,只要二、三线明星肯放低身段去做降维打击,带货网红的培养成本将变得极低的性价比………

现场带货的网红压根不值钱,真正值钱的是网红背后的资源和供应链。

无效的影迷,直播间人气极低。

如今抖音已不再是当年的抖音了,从3月份开始MCN机构纷纷发出统一指令,大大小小的网红全部开播,受疫情影响的各个MCN广告业务急剧下滑,广告主看的更多的是有效的转化,而非单纯的漂亮数据。

而且实况转播权似乎最符合广告主的需求,投入即产出,简单粗暴容易得。于是所有帐号特别是一些剧情号被迫营业,纷纷开始转战直播,然后效果惨淡,直播间人气大跌!

业界之外的小白老板们可能会有一个误区,他们认为有粉丝就有价值,无论这些粉丝是有效率的还是无效率的,500万的粉丝开播至少要2万人吧,实则抖音上几百万级的大号直播人气很难突破500。

因为抖音特有的算法机制会让优秀作品脱颖而出,快速积累粉丝成为爆款,爆款就会吸粉,而红的也会迅速冷却,资金的介入最终会让数据变得更漂亮,百万级的账号太容易复制,容易复制没有价值。

容易被复制的,注定了粉丝粘性越低,加上抖音算法的加持,让抖音的粉丝变得全网最“势利”。可以连续输出好作品我就挺你,不可以则拜拜,有可能今天关注,后天就不会再刷你了,粘性极低。

对于粉丝们来说,那就等于你的荣誉勋章,不是你的战地机枪,是软实力的证明,不是硬实力的保证!

您有没有发现您以前关注的帐号,已经很久没有刷过?抖音的算法模式注定要让后浪推前浪,一代新晋网红逐渐将前浪拍死在沙滩上,不要高估网红的价值,特别是在实况转播的风口上,千万级网红的信誉背书也比不上一代二、三线明星。

直播间里水分大,刷粉假粉套路多。

业界小白老板认识到了上个误区,渐渐意识到别无选择,不知道粉丝数有多大,直播人气才是王道,不看粉丝数,我就看直播人气。

所以专门以“带货”著称的专业带货网红就诞生了,数不胜数的套路等你入坑,可以看看前面这篇文章《抖音带货到底有多深》。

新款直播间机器人再次上线,这一功能新升级的机器粉不仅有了粉丝数量,而且还能识别出关键字进行实时互动,因此只需在直播间安排好“卧底”需要的时刻触发关键字,如打出“想要”,机器人就能调动直播间屏幕全刷“想要”,即能触发羊群效应。

所谓大V带货数据泡沫严重,行业公开的秘密和规矩,大V带货销售额统计不是折扣后用户的实际付款金额,而是产品未折扣的原始金额,数据泡沫极为严重。

大款做数据,小款做福利,洗化妆玩暴利...

五、带货套路多,坑位老铁无话可说。

一些公司招聘的带货主播已经将“演技”纳为主播的必备实力条件,直播带货表演剧本已成家常便饭,不仅要演好,还要把控好,演得太假,演轻效果不够,带货演员还着实不容易,临场发挥比表演还难。

如今“低价策略”仍是实控人带货的主要策略,而上述又提到缺乏足够的硬实力根本无法搭起优质供应商的供应链,更没有溢价权。

希望走低,希望有更多的利润,但团队还没有溢价权那该怎么办?销售假冒!

最近抖音上的各大直播间都连续爆出“耐克假货”“阿迪假货”“大嘴猴假货”“花花公子假货”,原价399元的T恤,被老铁砍到了88元,其实卖的是超高仿A货,然后淘宝C店随便一个临时链接,卖完就下架。

洗脑假货也是重灾区,懂行的都知道,洗化界的真假更难辨别,本身就是一个超暴利的行业,真假掺杂随意发货,坑老铁无话可说。

回想起淘宝上的段子:“我花500块买了一个劳力士,怀疑是假的。”

六、结束。

实况带货风口已成大众共识,当乡下老太太都知道实况带货赚钱的时候,这个行业也就离洗牌不远了。

现在,现场带状购物已成为一种资本游戏。

头上有钱,脖子上有钱,腰上有钱,其他的都是当炮灰。

最终你会发现,真正赚钱的可能是在村头加工厂上班的年轻夫妇,男人会拍些段子,女人嘴快直播唠嗑,又掌握着工厂一手货源,不贴牌产品又有明显的价格优势,白天上班晚上带货,勤劳淳朴真实人设。

近来流行的一句鸡汤是:企业规模小,市场大,员工精,产品精。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路人甲

网友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