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pi酱侵权案:Vlog“碰瓷”?papi酱家的案子惹争议

“我是papi酱,一个集美貌与才华于一身的女子。”



尽管这句slogan已经逐渐淡出网友视线,但与papi酱相关的消息仍然会不时出现在热搜榜。近日,papi酱成立的MCN机构papitube旗下Bigger研究所被诉侵权一事将papi酱再次送上热搜。

vlog运营,papi酱

7月23日,北京互联网法院开庭审理音乐版权商业发行平台VFine Music起诉短视频MCN机构papitube一案,前者控告后者旗下自媒体账号侵犯日本独立音乐厂牌Lullatone录音录像制作者权,并要求后者赔偿经济损失等费用共计25万余元。双方在索赔金额方面不能达成共识,当庭并未宣判此案结果。



此案是国内首个短视频MCN机构商用音乐侵权案,然而短视频版权存疑的情况却非仅此一例。



经过这几年发展,短视频已经成了全民热潮,但这股热潮也带来了相应的问题:短视频在传播过程中易被其他平台盗播、经他人篡改后使用;在创作过程中,使用其他版权方的影像、音乐、字体、甚至二次创作,亦有可能产生侵权行为。



毒眸咨询有处理知识产权案件经验的律师赵强了解到,VFine起诉papitube是MCN机构商用音乐侵权第一案,很可能成为未来类似案件的指导性案例,对提升从业者版权意识亦具有一定的样本意义。



而在关注知识产权的法律界,该案也得到广泛关注,上海知识产权研究所就在日前的推送中提到:papitube这只被枪打的出头鸟,将为整个短视频行业敲响警钟。



“碰瓷”?papi酱家的案子惹争议



侵权事件源于papitube旗下视频博主“Bigger研究所”于2018年发布的一则广告视频,该视频全平台播放量达2039万,转赞评数据总计超过25万。Bigger研究所未经授权在视频中使用了Lullatone于2011年发布的原创歌曲《Walking On the Sidewalk》。



VFine作为《Walking On the Sidewalk》版权方,认为原作者Lullatone是Childish音乐风潮的重要代表,且被侵权作品展示了OPPO、小米、Vivo等五款国产手机,商业价值颇高,papitube作为商业运营的专业机构,不规范使用侵害了原创音乐人的权益。



而papitube也提出了自己的质疑,他们怀疑原告VFine Music是否取得了音乐人Lullatone的授权,并且认为原告要求赔偿金额过高,涉案音乐只有旋律而无歌词,且作品不具有原告所称那么高的商业价值,侵权产生的利润远低于原告要求金额。



事件爆出后,“papi酱公司短视频配乐被诉侵权”攀上新浪微博热搜第一。微博账号“新浪科技”就此事发起了投票,其中15.9万人认为VFine“有碰瓷嫌疑养肥了再收费”,12.8万人表示“不站队等法院判决”,认为属于“正常维权支持”的网友则为10.2万。



网友认为VFine“碰瓷”的原因在于VFine和Lullatone于今年3月才签署合同,这个时间看起来是赶了个“晚集”。对此,VFine在声明中回应称,VFine于今年1月就开始与“Bigger研究所”和解谈判,“长时间沟通无果后决定启动司法程序,并按诉讼要求于今年3月正式与音乐人Lullatone签署相关具有法律效力的维权委托合同”。



赵强律师向毒眸解释,法院已经立案审理,说明法院已审查VFine作为原告的身份,尽管双方合同签署于侵权行为发生之后,但VFine依然有权向侵权者追究责任。



VFine副总裁陈鑫在接受毒眸采访时表示,“我们和Lullatone签署的商业发行的权益,包括发行和管理。VFine的主营业务是发行,在处理侵权事件中,也会帮音乐人和侵权方和解,主要包括帮侵权方补购买侵权音乐的正版商业授权,提供一定金额的赔偿和获得音乐人的谅解。谅解一般会体现为公开或者私下的道歉”。



陈鑫同时展示了VFine和Lullatone签署的文件部分原文:



“Lullatone就《 Walking on the sidewalk》享有充分的著作权、录音录像制作者权,将上述权利授予VFine自行或授权第三方使用,以及授权VFine在全球范围内以自己名义或授权第三方,针对侵犯创作人、表演者就《 Walking on the sidewalk 》享有著作权、邻接权及其他知识产权、人身权及其他民事权利的行为,采取维权手段(包括但不限于调查取证、与侵权方沟通、发送律师函、提起诉讼等),以要求侵权方停止侵权和/或支付赔偿款项,授权期满不影响VFine追究相关主体发生于授权期内侵权行为的法律责任。”



24日上午,“Bigger研究所”发布微博对此事表态,称此前版权意识不强,被诉侵权视频已下架,此事正在通过法律渠道解决,并称今后会更加注意。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路人甲

网友评论(0)